不醉不歸的super娘家團婚宴

首先,我要先自首,我最近喝了太多酒,我「應該」要休息一下,可不是酗酒,我只是「喜歡」喝而已……。不知道跟年紀增長有沒有關係,喝酒不就是喜歡那種七分清醒,三分茫然的微醺感,以往都可以拿捏得當,在好友聚餐的場合總是可以因著一點醺然而開懷暢談……但是,但是,最近,我發現我沒有了「茫」的感覺,也就是說,居然會直接跳過這個階段,直接進入下一個階段「抓兔子」…這到底是為什麼呢?難道真的是老了?

回到正題,我們娘家團成員(註1)yuyu結婚了,認識20年的好友,除了幫她設計張不同於一般市面上的喜帖外,能夠做的,也就是→→在她的喜宴上,好好的開心地玩一場啦!

當天不止好玩,甚至只能用瘋狂來形容,不過好笑的地方已經被森森會長yuyu都寫完了,我好像也沒有什麼好補充,我就是來宣揚一下20年的同學聚在一場婚宴上會有多好玩的啦!

首先,我到達會場的時候其實已經是新人即將入場的前一刻,遠遠就看到亮晶晶、維大力跟會長三人埋頭算禮金,邱小妹來接引(這兩個字好像用得很怪……)我們到座位,我們的座位,嘿,就是主桌啦!當時,諾大一個主桌,就坐了我們一家四口,多大的面子啊!

因為當天沒大人,主桌就是娘家團員的天下。

當我拉好椅子要坐下時,被王大頭拉著嗓門問:「妳這隻貓,為什麼可以坐主桌?妳包得比較多嗎?」
我:「老娘今天嫁女兒!沒看過丈母娘坐主桌的嗎?」多麼理直氣壯啊!


當晚外頭氣溫有點冷,婕:「好冷喔!」手指著桌上的一杯紅酒問:「我可以喝嗎?」
當時我瞄了一眼,小妮子敢喝多少?了不起一口,於是我點點頭,轉頭跟大家寒暄。
等我回頭時,看到的畫面是,紅酒被一仰而盡的畫面…「妳居然全部喝完?」我與邱老公一齊大喊!

接著就看到一個小女生,所有人隨便講兩句話,她都可以咯咯笑…
「貓媽,她醉了」森森這麼說。
「不如我們姊妹倆今晚就不醉不歸吧!」森森手搭在婕肩上大喊!

再過一陣子,已經發展成臉紅脖子粗的婕,吃完了巧克力後,拿起巧克力上頭的瓦楞紙,張口便咬。
會長阻止說:「婕,那個是紙……」
婕吶吶地說:「ㄟ…我知道啦,我只是咬咬看而已…」
「貓媽,她真的醉了」會長這麼說。

這個時候,台上已經開始發展出火車過山洞這些鬧新人的遊戲了(請看「最」的婚禮遙想當年喝不掛情義相挺~喝到掛篇 三篇更詳盡的報導),所有的小孩全部擠在台下的第一排,也就是搖滾區的位置,吱吱喳喳竊笑著。
婷跑回來說:「唉唷,他們在親親,好好笑!」
「你們這些幾歲的全部都給我閉上眼睛!」某個爸爸大喊。

台上玩到high到不行,台下也開始乾杯到不行,衝著酒水免費這回事,當晚紅酒的開瓶率應該是98%吧!亮晶晶義氣相挺,光幫yuyu檔酒就罐了一罐紅酒的量吧…呃可能不止。


接下來是快要出書的森森,左手持奶油刀,右手拿紅酒杯,「妳妳妳,所有人妻都給我乾杯」
然後就開始「暖暖喝酒是被逼的」「貓喝酒是被逼的」「大嫂喝酒是被逼的」「xx喝酒是被逼的」……每人乾了一杯又一杯的紅酒,乾到我們連拍合照時的眼睛個個都是醉眼迷濛。

然後
我該回家了。腳步不穩還是得回家啦!

然後,
在車上想到「我的外套呢?」開始撥電話,會長沒接,新娘沒接,森森沒接,亮晶晶也沒接,所有的人都沒接電話,好吧,留話給他們,找到算我幸,沒找著是我命。

然後,
隔天早上10點,新娘打電話來了
yuyu「你的外套在我這」
喔,真是謝天謝地。
yuyu接著說「郭森森也在我這」
森森?
yuyu接著再說「亮晶晶也在我這…」
亮晶晶?
yuyu「她們兩個昨天是被輪椅推上來新房的…」
輪椅?
哈哈哈,這真的是近期內聽過最有創意的事蹟了。

照大家那樣喝法,不掛才有鬼咧,尤其是這兩位豪邁的大姊。
據會長表示,森森喝最後不斷「落」英文,簡直就是在考她的英文聽力。

照yuyu的報導,當晚她們三人一個一個馬桶抓兔子。
據相關人士的說法,當晚人妻全掛,惹得班上所有男性同胞都難以出門續攤,因為老婆喝醉,得先料理一下。

總而言之,真是一場好玩瘋狂又不醉不歸,醉了也無法歸的婚宴啊!

大家,我們可不可以未來十年內的同學會都比照辦理?在同一個地方辦十年我真的一點都不介意說。

好好玩啊,我有沒有醉,才沒有,我只是在馬桶養了兔子而已!

相關報導請見:
森森-「最」的婚禮
會長-遙想當年喝不掛
yuyu-情義相挺~喝到掛篇

(註1)「娘家團」一詞起源,請見郭森森說文解字:當年第一個出嫁的是貓媽,每個姊妹都忙得像丈母娘,所以就自組成娘家團,每到婚禮就賣命演出。

發表迴響

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。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