廁所文學癖

倘若我是一位作家,我會很歡迎我的書被擺在馬桶上面。


倘若我是一位作家,我會很歡迎我的書被擺在馬桶上面。
要讓讀者願意把書擺在馬桶上面可不是件容易的事,我認為這可是一種了不起的殊榮呢,
我呢,就是一個最喜歡在廁所看書的人。
我想,要不是當年我媽阻止,要不然,我可能會把教科書也放到裡頭。
很喜歡廁所裡潔白乾淨的感覺,很喜歡把門關起來,
隔絕掉外面的聲音,靠在馬桶蓋上面,靜靜拿書翻閱的感覺,
不過,我媽是不能夠忍受這一些的,
「妳為什麼要在裡面看書?這樣是很不尊重作者的」
我不這麼認為,因為欣賞與喜歡,我才會將這些書放在這裡一看再看,
而且我也是有原則的,我只在自己的家裡才會喜歡待在廁所,
廁所絕對會是我看房子的第一印象。
我從來就不是個文藝復興文學詩賦的愛好者,我不看沈從文,也不喜歡托爾斯泰;
我不喜歡幽夢影,也不看漂鳥集。
我喜歡下班後準備洗澡時,浴缸放著水,手上翻著邱一新的跟著大亨去旅行與在37000英呎說我愛你,想像我正在紐西蘭的胡卡山莊或是乘著銀風號遨遊在大海上;
我也喜歡在睡前一看再看韓良露的微醺之戀或Yilan的享樂,旅行的完成式;在細雨綿綿的假日,躲在被窩裡看著西川惠的愛麗榭宮的餐桌…
我喜歡看著這些會讓我感到幸福的書籍,更喜歡在給我強大安全感的被窩裡或是潔淨的廁所中看著這些書,怪人也好怪癖也罷。
這是我的廁所文學癖。

發表迴響

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。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